0555-2318072  会员登录

如何解决大宗工业固废难题,新政出台让格局焕然一新。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如何解决大宗工业固废难题,新政出台让格局焕然一新。(图1)


最近这些年来,化工、煤炭、有色金属以及钢铁行业的发展可谓蓬勃兴盛,带来大宗工业固废的产生量不断攀升,年产生量达到了接近40亿吨的规模,约占全国固废总量的八成。大宗工业固废并非毫无价值,它包含了煤矸石、冶炼废渣、尾矿和粉煤灰等,虽然对于生态环境影响较大,但只要合理资源化利用,也可以变废为宝的。例如,可以制成水泥、砂石骨料等建筑材料或制造肥料、土壤改良剂等。

然而,另一方面来说,大宗工业固废虽然产量巨大,相应的处置却达不到预期。有关统计显示,当下大宗工业固废的累计堆存量已超600亿吨,每年的综合利用率不到六成,并未达到发改委在17年5月4日印发的《循环发展引领行动》中所提到的到2020年达到73%的目标。


为什么大宗工业固废难以妥善被处置呢?新清环保看来,主要是这几个问题在作祟:

第一,管理体制问题,信息不对称。

我国的工业体系和结构十分庞大繁复,因为工业固废的资源化、减量化及无害化等管理职能分散在多个管理部门,所以导致管理协调难度较大。而且,相关大宗工业固废的数据信息还没有建立起来,综合利用的统计、管理、培训、信息、技术推广和服务都处在严重欠缺的状态中,未来如何改变局面,还得有更深层次的应对。

第二,上下游关联性较弱,市场机制未打通。

回收体系尚且不完善的前提下,产废单位处置的积极性不够,后端企业的进料渠道匮乏,与上游市场的关联太疏离。这问题产生的直接后果是综合利用市场的参与企业不多且规模较小,集中度和活跃度都有问题。更难的未来在于,部分大宗工业固废处置与下游市场的关联性不增反减,行业潜藏的问题越发严重。

第三,处置方支持乏力,产废方缺少约束。

中国还处于固废末端简单控制,一味追求资源化的阶段,与欧美国家还有差距。具体表现在固废生产者约束制度的缺失,当下的国内大宗工业固废正常基本集中在资源综合利用方面,对资源化、减量化的要求只有原则性的规定,于固废的生产者难有明确约束。导致产废方对减少废物产生的压力不足,动力不多,很少主动考虑综合利用的问题。再看处置端,虽然发布的相关政策不少,可面临的制度滞后和不完善的问题依然长期存在。综合利用技术复杂、经济效益不高,还存在项目投资大、回报周期长的问题。若无政府大力支持,市场本身的积极性很难多高。如今,相关价格政策已滞后,处置技术、产品和市场监管相关制度也不完善,由于缺少相关规范和引领,资源综合利用类产品市场认可度低。

第四,技术产业化程度低,专业人才紧缺。

大宗工业固废的再利用技术中还处在试验阶段的居多,真正可以实现产业化并盈利的还是少。此外,大多数转化利用后的产品都集中在传统的建材行业,附加值低,销售半径也短。目前,有关于大宗工业固废在新材料产业领域的应用中尚处在研究和探索阶段。

人才是科技创新的根本,大宗工业固废所涉及的行业、专业和知识面很广,本行业缺乏完善科学的人才培养体系。目前教育体系中尚未设立专门的资源综合利用相关专业,导致相关科研人员和工程技术人员紧缺。


新政策即将出台,大宗工业固废的发展难题有望破局!


2020年4月29日,13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7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修订后的新《固废法》,自2020年9月1日起施行。新清环保认为,这对破解大宗工业固废难题尤其重要,不少问题在新《固废法》中均有着明确要求。

①产废方:新《固废法》规定产废单位需要建立工业固废管理台帐,如实记录下工业固废的产生数量、种类、贮存、流向、利用和处置等信息,提供追溯与查询的来源;还需审核受委托的第三方处置单位的资格和能力;法律责任上,对产废单位形成威慑,若没有履行义务,将面临10万至100万元的罚款,还有可能的环境损害赔偿民事连带责任。

②处置方:新《固废法》增设“保障措施”一章,系统规定强制保险、资金安排、政策扶持、金融支持、税收优惠、绿色采购等保障措施。从用地、设施场所建设、经济技术政策和措施、从业人员培训和指导、产业专业化和规模化发展、污染防治技术进步、政府资金安排、环境污染责任保险、社会力量参与、税收优惠等方面全方位保障固废污染环境防治工作。


2021年3月24日,国家发改委等十部门联合发布了《指导意见》,这是在新《固废法》出台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目标,落实行动。相比《大宗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十二五”规划》,《指导意见》在系统性和可操作性方面可谓高瞻远瞩,比如。

①系统性方面:《指导意见》提出了“五个坚持”原则,坚持消纳存量与控制增量相结合,坚持突出重点与系统治理相结合,坚持政府引导与市场主导相结合,坚持规模利用与高值利用相结合,坚持技术创新与模式创新相结合。

②操作性方面:政府目标更加理性化,从2020年达到73%的要求下调为2025年对新增量的利用率达到60%。对于推动大宗固废综合利用创新发展,也转变为具体、可实施的内容。基本风格上的脚踏实地更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向优发展。此外,鼓励多产业协同利用,有望增强大宗固废综合利用产业与上游的煤电、钢铁、有色、化工等产业以及下游的交通、市政、建筑、建材、环境治理等产品应用领域产生更多的有机联系,打破行业间的一切堵塞点。


总而言之,新清环保认为,新《固废法》从产生、处置、监管的各个环节进行施压,使堆存的大宗工业固废真正被重视起来;《指导意见》则进一步制定了计划,明确了目标,释放需求。两相合作,共同发力。除去政府在政策上的支持,大宗工业固废市场仍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如人才、技术、市场机制等。这就需要多方共同做努力,推动其发展进步,最终实现国家“十四五”规划的长远目标。


责任编辑:新清小编
收藏
扫码反馈

扫一扫,官方公众号

咨询反馈
扫码访问

微官网

返回顶部